主页 > 新闻动态 > 酒店资讯 > 从7天到铂涛,从铂涛到锦江,一个时代过去!

从7天到铂涛,从铂涛到锦江,一个时代过去!

  据行业内资深人士透露,铂涛集团创始人郑南雁先生因任期已满,不再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等实职,立即生效。郑南雁保留“铂涛创始人”等名誉称号。据了解,郑南雁依旧拥有铂涛3.4982%的股权,而其他股份基本已全部归锦江所有。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郑南雁,但你一定住过或者见过他的7天酒店

  80后开始住酒店的时候,正好是如家、7天,锦江之星、速8崛起的时候。工作后,有了收入,这一代人慢慢开始有机会住一些中高端、甚至豪华的酒店。而本身家庭条件就比较优越的很多90后、00后,可能都没有住过一天7天或如家,就直接进入了中端酒店的消费群。

  

  郑南雁,7天酒店创始人。

  这位马化腾的老乡为人低调,外表帅气。在郑南雁总是一脸微笑的脸上,表情淡定,很难看出他的企图心。但他一次次选择跳出舒适圈,让人又无法忽视他的野心。

  郑南雁和计算机的缘分来的有些早。由于父亲的原因,他在5岁那年便见到了中国第一批计算机,这也为他日后考入了中山大学计算机系埋下了伏笔。

  90年代初期,国内软件工业飞速发展的时代里,出现了求伯君、王志东、史玉柱、鲍岳桥等中国第一代程序员高手。

  1991年,稚气未脱的郑南雁从中山大学计算机系毕业,顺利地进入到广东省经贸委计算中心。

  1993年,他创办劳业电脑软件公司,开发“千里马”酒店管理系统。2000年,郑南雁偶然认识了携程创始人季琦,随后加入携程担任华南区总经理。

  他后来对外界声称:“我在携程的舞台上获得了一些出镜机会,但毕竟不是导演。我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舞台,让大家表演,并获得成功。”

  7天的开始,便是他真正的主场。

  两年后季琦离开,先后创办如家、汉庭,郑南雁也在2004年创办7天。虽然起步晚,但郑南雁仅用了4年时间就带领7天在美国上市。

 

  在IT和创业者双重背景下,让郑南雁在酒店管理和会员体系方面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和方法。

  郑南雁闯入经济型连锁酒店的赛道,并运用技术优势加以运营。

  7天酒店独创的酒店管理系统,让其一跃为业内第一个同时接受网络、电话、短信和手机多渠道预定的酒店。与此同时,7天酒店在2005年就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会员卡体系,早早地打下扎实的会员基础。

  正是靠着“会员卡”、“滚雪球”、“铁木桶”这三招,让后来者7天酒店杀入国内经济型连锁酒店的一线阵营。 

 


  2013年,对于7天酒店来说,发生了许多大事。这一年,7天酒店在单一品牌商超越如家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经济性酒店;铂涛酒店集团成立,宣布进军中高端酒店市场,铂涛菲诺、喆·啡、麗枫、ZMAX潮漫酒店四大品牌首次亮相;铂涛完成对7天的私有化收购,7天酒店从纽交所退市。


  不过,看似更多铠甲加身的铂涛酒店在多品牌之路上走的却并不顺畅,虽然中高端品牌已经初步形成一定的规模和影响力,但总体尚处于前期战略投入阶段,回报仍遥遥无期。

  2015年9月,锦江出资近百亿元收购铂涛81%的股权,收购完成后,锦江一跃成为全球排名第五的酒店集团,在之后的2018年锦江将这一持股比例进一步增加到96%至多,除郑南雁手上股权外,其他基本被锦江收入囊中。在持股比例加大的同时,锦江的整合力度也在近一步扩大到各领域。


  锦江国际集团近两年依靠大手笔收购已经将铂涛、维也纳、卢浮、丽笙酒店等收入囊中,集团排名也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在规模做大后,如何有效整合资源,降低管理成本,将是锦江面临的首要问题。今年收购完成丽笙酒集团后锦江加快了其整合步伐,在今年五月,维也纳创始人黄德满任期期满退出维也纳管理,维也纳管理由锦江全盘接手,仅仅过去了三个月,铂涛郑南雁也因官方口径里的任期期满而退出铂涛管理,接下来的步伐让人耐人寻味。

  郑南雁认为,在全新的消费趋势下,80、90后甚至00后的消费者已经对酒店有了不一样的诉求。功能只是必须,而情感才是刚需。在新形势下,只有体现消费者价值观和内心喜好的产品和服务才能长期存在。


  郑南雁因此坚持以“轻资产”的模式快速扩张。对创业团队采取了“边说服边压制”的方式来推动。

  虽然他自己已经跳离了经济连锁酒店的竞争逻辑,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消费者主权语境下的竞争逻辑。

  毕竟对人挑战最大的,不是经济变革、技术变革,而是世界观的变革。

 


最大的竞争对手是OTA​

  2019年5月,被称为酒店届拼多多的,印度最大经济连锁酒店OYO,宣布每年向美团支付保底4亿元(每家店5万元,8000家酒店)的通道费;每年向携程支付将近2亿元的通道费。除此之外,OYO仍将向美团和携程另外支付约20%的佣金。

  这则新闻暴露出的是渠道对经济连锁酒店的致命控制。而郑南雁早在2013年,就在一次行业大会上敏锐地指出,酒店集团未来最大的对手是OTA。OTA在让消费者不断“廉价”订酒店的同时,也伤害了酒店利益,弱化了酒店的个性。

  他认为只有个性化品牌的成功塑造才能吸引消费者在消费过程中主动寻找产品,而非仅依靠OTA的推荐。

  随着国人经济收入和消费习惯的深刻变化,中国的酒店从业者也经历着自己的转型。

  数据显示,中国豪华酒店的入住者中90%都是中国人。但是中国的高端酒店市场长期以来,一直被国际酒店品牌所占据。优秀的中国人可以把经济连锁和中端酒店做到极致,为什么就不能打造自己的高端酒店品牌呢?

 

  这其实也是中国酒店从业者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灵魂拷问。

 

  图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智通汇博)